注冊

糧食安全無近憂,對CPI影響不大

2020-09-07 08:59:41 21世紀經濟報道  路思遠

  中國建設銀行金融市場部路思遠

  近期,國內糧食價格出現較大幅度上漲(特別是玉米),引發各界對我國糧食安全擔憂。近日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介紹當前糧食市場運行和生產有關情況。據介紹,總體上看,當前我國糧價穩中有漲,品種間走勢有所分化,不同環節價格波動有所差異。但我國糧價總體保持穩定。

  本文將對近期糧食價格波動的原因進行分析,并對我國糧食安全做一個整體評估。

  21世紀以來糧食價格有過兩輪大漲

  從CPI糧食分項的變化看,21世紀以來,我國分別在2003-2004年、2006年-2009年前后,出現過兩輪糧食價格大幅上漲。

  2003-2004年的第一輪國內糧價上漲,同糧食產量因播種面積減少而下跌有關。具體而言,入世之后,農民工大潮加速形成,加之農業稅等尚未取消,耕地收益不如打工,許多農民棄地流向二、三產業;同時,還實施了退耕還林,以及工業和房地產業發展、城鎮化等因素擠占耕地,使耕種面積有所減少。

  而2006年-2009年前后的第二輪糧價上漲,則發生在國內產量上漲期,更多是同當時國際糧食危機影響有關。造成這次糧食價格上漲的原因,主要是歐美一些國家大量采用糧食來發展生物燃料,改變了糧田用途。

  當然,這兩輪糧食價格上漲都伴隨著國際國內投機商借機囤積糧食、哄抬價格,他們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而中國政府拋售儲備糧,平抑糧食價格。自2006年開始的那一輪上漲,在糧價達到頂部的2008年7月,恰恰也是金融危機的爆發點,連鎖反應導致所有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國際炒家受到沖擊,糧價也開始回落。

  此后,伴隨國內糧食產量的持續增加,以及儲備規模的增大,近年來,我國糧食價格波動自2012年以來已相對平穩。雖然今年以來,糧食價格上漲,但同此前兩輪相比,幅度實在是不足一提。

    


  今年糧食價格上漲有多重原因,均不構成長期威脅

  今年糧食價格上漲有多方面的原因,但經分析,均不會形成長期威脅,對國內CPI影響也不大(糧食占CPI大籃子比重約為1.9%),后期CPI總體上應仍然是下行通道。

  第一,全球多地發生蝗蟲災害。今年上半年東北部非洲、中東、南亞、南美地區遭受蝗災,特別是全球主要大米出口國印度受災嚴重,年糧食產量或縮減三至五成,形成國際糧價上漲的擔憂。但從氣候和路線看,蝗災自外入侵我國并擴散的概率不大。

  第二,全球疫情影響糧食進口。疫情沖擊糧食生產加工鏈,多國采取糧食出口限制,如今年3月、4月疫情最嚴重時期,包括全球大米出口第一的越南和小麥出口國俄羅斯等多國均曾宣布限制糧食出口。雖然后來隨著疫情度過高峰而陸續重啟,但仍大幅刺激了糧食期貨價格上漲。

  第三,南方洪災影響。今年我國夏糧總產量同比增0.9%,再獲豐收。夏季洪災可能影響秋糧產量但幅度不大,因為秋糧占全年糧食產量的四分之三之多,且秋糧產區六成集中在北方地區,而南方產區也采取了補救措施如搶種擴種晚稻。

  第四,全球貨幣寬松。流動性外溢催生通脹預期,投機交易和炒作因素增加。截至8月20日,今年以來,A股農林牧漁(中信)指數累計上漲了42.1%,谷物期貨板塊(WIND)累計上漲21.6%,其中玉米指數上漲21.9%。但目前國內堅持正常貨幣政策的決心很強,而國際各主要央行也已度過集中推出超寬松舉措的階段。

  第五,生豬養殖帶動玉米價格上漲,形成“人畜爭糧”。生豬及其中能繁母豬存欄量自2013年四季度起便持續同比萎縮,直至2019年9-10月分別降至最低的1.9億頭和1913萬頭。當時伴隨豬價大幅上漲和國家鼓勵養殖,存欄回補動力強勁、止跌回升,飼料需求大幅上漲。而豬飼料中,玉米占比高達70%,需求拉升價格。根據生豬養殖周期,增加母豬存欄會影響約13個月后的豬肉價格,當然,若僅補欄仔豬,影響則延遲僅約5個月。相應可以預估豬肉供給缺口會在2020年下半年出現收窄跡象,且供給還將在今年四季度伴隨生豬集中出欄而大幅擴張,屆時豬肉價格或加速下跌,帶動CPI顯著下行。而農戶補欄放緩,生豬存欄規模也將下降,對于玉米、豆粕等飼料的需求將下行,所謂“人畜爭糧”也將淡化。

  第六,在前述因素影響下,農戶形成漲價預期。一些農戶出于“賣跌不賣漲”的心理,留糧惜售。國糧儲備局8月12日發布主產區夏糧收購進度,截至8月5日,主產區小麥累計收購4285.7萬噸,同比減少938.3萬噸。伴隨秋糧上市,農民惜售心理減輕,囤糧遲早會出貨。

  我國糧食安全整體有保障

  雖然近期糧價出現一定幅度上漲,但當前我國糧食安全有較強保障,這從根本上確保了后期不會形成諸如前兩輪那樣的高漲現象。

  首先,我國糧食自給率較高。我國糧食原糧產量在2019年達到歷史最高的6.64億噸,而中國人口原糧年消費量約為近2億噸。根據社科院8月17日發布的《中國農村發展報告2020》,預計到“十四五”期末,可能出現1.3億噸糧食缺口,其中三大主糧缺口2500萬噸,乍一看有點“唬人”。但實際上,自2014年起,我國糧食進口一直保持在1億噸以上,并于2017年達到歷史峰值的1.3億噸,2019年降至1.1億噸。相較而言,1.3億噸缺口同目前的進口規模并無質的變化,而根據2020年小麥、玉米、大米三大主糧的進口總配額2215萬噸,也同報告中的增長預期基本相符。從對外依存度(進口量/國內消費量)來看,2019年小麥、玉米、大米三大主糧的對外依存度分別為4.30%、2.38%和1.63%。大豆依存度最高,為87.6%。不過大豆并非主糧,而且還需考慮大豆作為飼料的可替代性(如玉米)、以及其他地區(如巴西)進口對自美進口大豆的可替代性。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啟動前,自美進口占中國全部大豆進口比重約38%左右,而2019年降至僅19.1%,其間國內大豆價格雖有上漲,但漲幅并不顯著。短期而言,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加快執行,仍可保障自美進口大豆。長期來看,疫情高峰過后,自巴西等替代國進口將有大幅回升。

  其次,我國糧食儲備充足,并自2003年起實施進口配額管理。截至目前,我國在糧食供應方面的支撐單位包括中央儲備糧、地方儲備糧、進口關稅配額管理(小麥、玉米、大米三大主糧)。糧食儲備數據不公開,但相關推算均顯示,當前國內儲備至少達到年消費量的1-2倍。而對進口配額管理,相應國際市場的糧價波動和出口限制,對我國的影響就十分有限。這也是經歷了21世紀以來國際投機資本兩次炒作后的經驗教訓:主糧主要靠國內,農民種,國家就收。國內外市場分割,雖然在內外價格倒掛期引發部分輿論聲音,但強有力保障了國內糧食安全。2020年,小麥的進口配額為963萬噸,玉米為720萬噸,大米是532萬噸。今年上半年小麥進口總量已達349萬噸、玉米達366萬噸,考慮到下半年進口量可能增加,今年可能歷史上首次用盡進口配額,需關注明年配額變化。

  建立正確的糧食消費觀仍有必要

  其實,目前全球各國糧食的自給率平均超過八成,從長期看,判斷糧食安全不能僅看糧食產量自給率,我國糧食安全并非全無隱患,因此,制止餐飲浪費、建立正確的糧食消費觀仍是非常有必要的。

  一是全球政治經濟格局轉換,中美摩擦長期化、全面化,美國或拉攏其盟友,限制對中國農產品出口。

  二是逆全球化加劇,糧食出口大國限制或暫停出口、進口大國加快囤糧。

  上述兩因素均會導致現有全球糧食供應及分配系統面臨變化和阻滯,這也是當前我國糧食安全面臨的最大威脅。

  三是中國農業技術水平整體偏低。糧食上游育種、化肥缺乏競爭性,目前國內90%的農作物品種都是由科研院所完成,而國外農作物品種研發七成是由種子企業完成,化肥的上游原料則主要集中在中石化、中石油;糧食下游收購市場缺乏競爭性,收購價格偏低,抑制了生產積極性;農村集體土地碎片化,難以產生規模經濟;受制于城鄉二元結構,生產要素長期從農業流向工業服務業,工業的經濟效率沒有對農業產生較好溢出效應。換言之,中國的糧食生產仍有很大的潛力可待挖掘。

(責任編輯:趙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亚洲高清无在码在线电影不卡_国内精品视频免费福利在线_三级片短片视频免费在线观看_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